论文选登
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中国传统产业集群要升级
发布时间:2017-3-31  作者:Admin  来源:科学技术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  浏览量:1198
  传统产业集群的蓬勃发展对于中国产业走向世界,促进区域经济发展、推动城乡一体化和区域一体化、扩大就业、技术创新等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中国传统产业集群还面临着资源集约利用、国际贸易环境、环境保护和宏观调控等外部环境的挑战,受到资金、技术、组织结构等内部因素的约束。党的十七大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作为关系国民经济全局紧迫而重大的战略任务。这项战略任务的提出,将传统产业集群的升级提上了日程。
  不升级就没有出路
  传统产业集群区别于高新技术产业集群,是以传统产业为主导的、众多中小企业及相关机构在一定的空间范围内聚集而形成的经济群落。目前,我国绝大多数产业集群都属于传统产业集群。全国内地280多个城市的160个城市拥有大大小小的产业集群约数千个。不仅浙江、广东和福建等省的许多城市的产业集群明显,中西部的广大城市也出现了产业集群。
  传统产业集群在发展的过程中,遭遇了能源、原材料、土地、水等制约“瓶颈”凸现、生态与环境承载能力有限、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劳动力成本上升、区域竞争加剧、外资转移、边缘化迹象显露等方面的挑战,“中国制造”面临严峻考验。这些挑战和约束决定了目前传统产业集群的核心任务就是——升级,不升级就没有出路。
  传统产业集群的升级要“三步走”
  当前散布于全球、处于价值链上各个环节的传统产业集群进行着从设计、产品开发、生产制造、营销、出售、消费、售后服务、最后循环利用等各种增值活动。按照全球价值链分解的传统产业集群升级可分解为工艺流程升级、产品升级、功能升级、产业链升级四个环节。
  利润沿价值链发生转移有四种作用方式:一是从制造环节到销售环节,再到消费环节;二是从价值链的中间环节分别向上下游转移;三是从产品的内在环节到外在环节;四是从实体环节转向虚拟环节。在价值环节不断转移的条件下,需要传统产业集群沿着全球价值链逐步向高端延伸,实现集群的持续升级。
  伴随全球价值链在不同空间范围内的持续整合,中国传统产业集群升级路径将实现“三步走”,经历区域一体化整合、价值链全球整合、价值链虚拟整合三个阶段。
  区域一体化整合。依托某种产业,集群内的大量企业,基于价值链的垂直分离,各自专注于某个或某几个价值实现环节,并通过集群内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网络联系达到产业的地域内一体化整合。在这个阶段,集群内部包含着相对完整的生产过程和价值实现过程,其产品往往被提供给最终消费者,目前我国多数传统产业集群都属于这种模式。如长春汽车产业集群以一汽集团为核心,整合汽车配套资源,积极引进零部件配套企业,形成汽车电子、电气,发动机附件,底盘,转向及传动等七大配套系统,组建特大型汽车零部件工业集团及合作联盟体系。
  然而,当集群发展到一定时期,内外部压力会迫使传统产业集群产业链出现地域断裂,成功迈向高附加值的关联产业链,实现集群“链条升级”,开启传统产业集群价值链全球整合阶段。
  价值链全球整合。伴随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产业活动的分离与整合日益在更大的空间尺度上演,作为区域经济发展载体之一的传统产业集群正在快速以不同方式嵌入全球产业价值链。嵌入全球价值链的传统产业集群,通过频繁的外部联系获取丰富的信息和知识,根据自身的特点和优势,逐渐专注于价值链的高端环节,而放弃或弱化部分非核心经济活动,出现了集群整体产业活动基于全球价值链的垂直分离。于是整个集群逐渐专注于价值链“战略环节”,弱化和转移低端环节,实现了全球尺度上集群基于价值链的产业整合。
  价值链虚拟整合。伴随知识经济的深入发展,技术创新速度加快,传统产业集群分工继续发展,价值链继续裂变,原来一体化整合和价值链全球整合阶段中相对稳定的产业结构和关联方式正在逐渐被打破,集群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难以预测,并出现一系列的重叠、替代、交叉、融合等特征,逐渐形成了以产业为纽带、以因特网互连的创新网络,为最终顾客提供完整统一的解决方案,构成一种“虚拟”的整体,即价值链虚拟再整合模式。信息技术的发展成为传统产业集群虚拟再整合的催化剂,全球联系和交叉投资则是传统产业集群虚拟再整合的主要机制。典型的如长宁创意产业集群,其东部、中部、西部三大园区在虚拟环境中通过信息基础服务平台连为一体,在地理环境中以地铁二号线贯通,形成各有特色又互动发展的文化创意产业带。
  传统产业集群升级的四大“驱动力”
  作为重要的驱动力,国际化和本地化、市场驱动和政府驱动将同时作用于传统产业集群的升级过程。
  传统产业集群的升级既要全球化,又要本地化
  产业集群升级与全球价值链密切相关,这意味着传统产业集群升级实质上是与经济全球化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传统产业集群的全球化过程实质上是集群核心企业主导的、中小企业和相关机构跟进的,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定位和攀爬过程。
  那么,集群企业的全球化是否意味着产业集群的升级呢?第一,传统产业集群首先必然是以垂直分工为基础的,随着集群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上升,才能逐渐参与到全球经济活动的水平分工中去。第二,传统产业集群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往往需要克服一个又一个贸易壁垒与非贸易壁垒。第三,全球化过程中往往要克服民族、心理、文化等非经济因素的排斥,根植于当地的文化、传统和制度之中才能获得长远发展,所以,传统产业集群的升级不仅是一个全球化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本地化的过程。
  市场政府相辅相承,共同驱动传统产业集群的升级与发展
  完善的动力机制是传统产业集群升级和发展的保障,市场和政府相辅相承,共同构成传统产业集群升级与发展的动力机制。市场主导更多的表现为一种自发的、内源的驱动机制。而政府主导更多的表现为一种激发的、外在的驱动机制,传统产业集群在外部竞争和政府政策有意识的规划和调控下得以升级和发展。如在促进昆山产业集群发展的过程中,昆山市政府有效地充当了信息传递者、中介服务提供者以及有力支持者的角色,推进了可昆山传统产业集群主导产业的高端化。
  总之,传统产业集群要在国际化和本地化、市场驱动和政府驱动力的共同作用下,沿着全球价值链逐步向高端延伸,成功跨越区域一体化整合、价值链全球整合和价值链虚拟整合三个阶段,实现集群的持续升级。这无疑是符合我国科学发展观的经济发展方式。
  

 转载本站文稿,务必标注出处。

Copyright 2017 中国高新科技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  版权所有:《中国高新科技》期刊社

 不良信息或版权问题举报电话:010-8361 1115 纠错邮箱:zggxzz@126.com

京ICP备0810426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