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动态
支付宝、微信“入编”银联清算
发布时间:2018-3-16  作者:程维妙 刘双霞  来源:北京商报  浏览量:1360

随着支付行业“断直连”大限临近,行业巨头支付宝、微信支付即将“入编”清算机构。北京商报记者3月15日获悉一份《微信与支付宝条码支付业务接入银联平台工作方案》显示,微信和支付宝的收单业务将接入银联。困扰监管机构多年的直连模式即将成为历史。

“三国杀”变为“一盘棋”

支付市场上,银联、支付宝、微信支付“三国杀”的局面或将成为历史。据此份接入方案显示,微信、支付宝接入银联后将有两个主要变化:一是联机交易方面,收单机构与微信间的商户进件与联机交易将通过银联处理;二是清算业务将通过央行大额系统进行资金清算。

根据央行发布的《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明确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必须通过中国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且实施的时间为4月1日,这也成为切断“直连”的“大限”。

北京商报记者3月15日分别向银联、支付宝、微信支付三方求证,支付宝与微信支付都表示暂不回应,中国银联回应称,2017年以来央行密集出台了支付领域的系列监管政策,中国银联作为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坚决拥护和贯彻央行各项监管政策,并积极推动产业相关机构加快市场规范行动,将各项监管政策落实到位。

除了整体逻辑架构的改变,接入方案对细节也进行了明确。例如在联机交易处理上,就分为商户进件、被扫,主扫收单机构码,以及主扫微信、支付宝码三种情况,相应有不同的流程。

另外体现细节的地方,还包括对争议差错的处理。方案显示,收单机构通过微信、支付宝的交易发生争议的,暂时按A&T现有提供交易查询、退货等方式进行差错处理,后续将逐步迁移到银联标准的争议差错处理规则上来;收单机构通过银联现有标准App的交易发生争议的,按银联现行业务规则执行差错处理。

又因此次接入或涉及大量存量商户和交易,方案显示,总体原则是“尽量让微信、支付宝及收单机构少改动,所以暂延用微信、支付宝的现有借口和对账文件格式”。

与这份方案同时流传的,还有另一则消息:日前银联方面已针对微信、支付宝接入银联方案进行培训,多家单位参加,介绍了微信、支付宝收单业务接入银联流程、技术方案和原则,同时针对微信和支付宝存量商户和新增用户如何入网都做了相应解释。市场形容,支付市场的“三国杀”局面就要变成“一盘棋”。

“断直连”已箭在弦上

虽然三方机构都没有予以确认,不过这一动作背后的目的已经较为清晰,即切断直连。也如银联在回复中提到的,2017年央行连发数文,铁腕整治支付行业。其中一个硬性要求就是支付机构要断开与银行直连,必须通过合法清算机构完成清算。

此前机构也有其他动作可印证,切断直连已是大势所趋。今年1月底,银联宣布新一代银联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正式向各类成员机构全面开展大规模的各类业务承载服务,也是对监管提出的切断直连要求的落实。

为何央行提出这一要求?业内人士表示,直连模式绕开了清算系统,使银行、央行无法掌握具体交易信息,无法掌握准确的资金流向,问题也很快暴露出来。这些大小不一的支付机构风控水平参差不齐,部分机构缺乏有效的风险防控措施,一旦出现风险,可能传导至银行体系,影响金融稳定。同时,支付机构和银行直连,资金和信息极度不透明,形成了游离于监管之外的“死角”。对于消费者来说,资金安全也堪忧。

“断直连”已成为大势所趋。但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尤其是支付宝、微信支付这两大第三方支付领域的“寡头”向银联切量是否存在困难,也是市场关心的问题。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方移动支付规模达到120万亿元,其中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双寡头”格局稳定,合计市场份额达94%。加上之前银联和支付宝、微信支付从一定角度来看,是互为市场竞争对手,后两者是否会愿意切量?易观支付分析师王蓬博认为,央行“断直连”的决心很大,因此接入过程应该不会遇到太大阻力或困难。

两大清算机构迎正面较量

银联在送走了支付巨头的三方竞争模式后,又迎来了网联的竞争。也因如此,自网联筹建消息传出后,市场中一直有声音认为,两家清算机构之间可能会存在业务重叠。

对于银联来讲,此前有观点认为,目前线上线下业务界限并不明确,银联失去了在银行卡清算基础上也做互联网支付清算的机会,这块业务拿不到了。不过目前看来,银联并不甘心放下这块蛋糕。

事实上,银联入局“断直连”早在市场预料之中。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在支付市场格局中,第三方支付机构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既然要向清算机构切量,不可能不让银联进来。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央行加大支付市场乱象整治,尤其是“断直连”方面,银联和网联也是在配合央行举措。银联加入,支付机构也多了一种选择。

那么对于支付机构来讲,接入银联和接入网联有何区别?谁又能拉拢到更多的支付机构?薛洪言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切断直连的政策要求看,接入银联或网联都是合规的。从市场竞争角度看,网联与第三方支付机构有股权关系,且是纯粹的清算机构,与第三方支付机构也没有竞争关系;而银联既是清算机构又有支付机构,与第三方支付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

薛洪言进一步建议道,政策层面没有强制要求支付机构必须接入银联,不过,为确保间联模式下各项业务的顺利开展,同时接入银联和网联两家清算组织是更优的选择。

站在消费者和商户的角度考虑,薛洪言指出,清算机构接入后,条码支付中二维码有望实现标准化,站在商家的角度,接一个码就够了,更加便捷;同时,理论上所有的支付工具都可借助统一二维码触达终端消费场景,站在消费者角度,选择的支付工具范围更广了,想用哪家用哪家,消费体验更好。

在分析人士看来,未来银联和网联将迎来正面的竞争,双方市场份额取决于交易处理速度、资金清算效率等各方面的服务水平和能力。薛洪言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线上业务仍然大概率归网联独有,助力其发展壮大;线下业务(含条码支付)领域,则会鼓励两家清算机构开展适当的竞争。

 转载本站文稿,务必标注出处。

Copyright 2017 中国高新科技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  版权所有:《中国高新科技》期刊社

 不良信息或版权问题举报电话:010-8361 1115 纠错邮箱:zggxzz@126.com

京ICP备08104264号-2